這是2014年謝醫生與爸媽的合照。爸爸當時已不良於行,需輪椅代步,後來12月跌倒入院,2015年因併發肺炎離世,媽媽同年不久亦與世長辭。這幅合照,成為了謝醫生和爸爸媽媽的最後留影。

陽光帶點曖昧的午後,餐廳落地玻璃前的桌上,與心臟專科醫生謝德新談起爸爸。開朗健談的謝醫生喜歡講流行曲、談電影,說到陳奕迅的《單車》,「不要不要假設我知道……」歌詞似是說上一輩父親少說心底話,與子女有着隔膜,但謝醫生卻有另一個看法:「其實我哋要明白爸爸點解係咁,作為子女,反而應該更加去關心佢哋。」他又借電影《花椒之味》那個關於父女溝通的故事寄語,兩代之間,其實沒有什麼不能好好說。

相關文章:新冠肺炎誘發心臟病? 善用藥物穩定粥樣斑塊 長期抗疫貼士:避免過份憂慮

謝醫生(後左)回憶童年時家境不好,爸爸又經常忙碌工作擔起頭家,甚少一家上茶樓。長大後他與孖生弟弟(後右)會帶爸爸媽媽飲茶,關心他們的近況。

 

大肚dum 童年親密回憶

「以前細細個、細細粒,阿爸好大個肚腩,我記得同我孖生細佬,每人拍佢一邊肚,話佢『大肚dum』,好似打鼓咁打」,謝醫生笑着回憶起這一幕,是童年那種跟爸爸的親密,忍不住唱起「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回想小時候,家裡環境不好,當教師的爸爸日忙夜忙,一個大男人擔起頭家,有太多需要顧慮。謝醫生記得爸爸總是說:「做人要喜怒不形於色」,那年頭的爸爸,無論多辛苦難捱,也習慣獨自承受。

 

當年從醫學院畢業的謝醫生與父母留影。謝醫生說後來決定專攻心臟科,是因為爸爸患有冠心病的緣故。

 

心疼爸爸 決心入心臟科

作為兒子的,心疼爸爸。謝醫生80年代決定讀醫,後來畢業主攻心臟科,正是因為爸爸的緣故。那時爸爸患心血管病,一次心口翳入院,靠一條導管穿插血管「通波仔」便處理了問題,令謝醫生驚歎神奇。不過看在眼裡的,更是當時某些醫生不太用心的態度,曾有醫生開血壓藥給父親,誘發了痛風,醫生卻說:「係咁㗎啦!」謝醫生不明白:「其實當醫生發覺嘅時候,應該要轉藥。」看着爸爸患病的種種,驅使他要成為一個好的心臟科醫生。

爸爸數年前過身,但他的教誨永遠在謝醫生身上發亮。直至現在行醫多年,謝醫生總是記着,爸爸以身作則教他要正直,教他不要「走精面」、不要以錢為上,「有時你睇返甚至覺得佢可能好傻,但呢個就係我哋應該需要嘅價值觀,唔可以做所有嘢係以錢為先,唔同崗位都要有返個社會責任。」

 

除了孖生弟弟之外,謝醫生還有一個哥哥。圖為謝家的多年前的舊照,三兄弟外貌相似嗎?猜到誰是小時候的謝醫生嗎?

 

關心父親 學會好好說

電影《花椒之味》中,爸爸突然病逝後,女兒才埋怨為何他有事什麼也不說。謝醫生感觸說道: 「男士不嬲覺得自己係強者,有問題係唔會出聲,當佢出聲嗰剎那就好大問題,可能已經心臟病發。」這也是他從患病爸爸身上看到的深刻體會,故此他希望提醒子女們要多關心、多留意父親身體狀況,例如發覺他體力大不如前、走斜路極喘,可能是心血管病先兆,應帶他們做檢查。1

不過若爸爸真的需要做通波仔等手術,謝醫生說事後飲食也不宜太緊張。曾有孝順女陪爸爸覆診,說阿爸吃了「一嚿」肥豬肉,覺得應要罵他,謝醫生反問:「你細細個讀書,禮拜一至六都好畀心機溫書,阿爸禮拜日有無得畀你玩?」謝醫生明白緊張都是因為愛,但語重心長地提醒,不要因為這樣賠上感情。就如電影《花椒之味》想帶出的:要表達,也要學會好好說。

訪問散場前,跟謝醫生說起兩名青春女兒,現在也成了爸爸的他難掩慈父模樣,愛親近她們,攬頭攬頸一齊玩。談到女兒每年特別日子都自製心意卡給他,突然有一年太忙沒送出,謝醫生雖然理解,但還是誠實地表白:「年年都有,有一年無咗真係好失落㗎。」今年父親節將至,這次謝醫生都說出口了,可愛的女兒們收到了嗎?

MAT-HK-2000012-1.0-06/2020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REF :

  1.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 – 心臟病: https://www.chp.gov.hk/tc/healthtopics/content/2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