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神經外科專科醫生方道生表示,中風後遺症多,會影響病人的情緒、生活質素以至家庭關係,增加患上抑鬱症的機會,值得關注。

大腦是人體最重要、最為複雜的的器官,掌管人的一舉一動、情緒反應,一旦中風,神經系統功能失調,或會為患者帶來肢體、言語等障礙。腦神經外科專科醫生方道生表示,這些問題會影響病人的情緒、生活質素以至家庭關係,增加患上抑鬱症的機會。透過照顧者及社區的適切支援,有助患者衝破心理關口,邁向全面復康路。

 

後遺症多 帶來多方面衝擊

成年人的腦平均重約1.5公斤,佔體重2至3%,卻消耗了全身20%的氧氣(1)。若血管阻塞或爆裂,使血流受阻,導致腦組織不能得到充份的養料和氧氣(2),受影響的神經細胞因而壞死,病人會出現暫時性或永久性的後遺症(2)。方醫生指出,後遺症取決於中風的嚴重性、腦部受損位置及大小。「隨著傷到的區域不同,會出現不同的功能缺損,如單邊的手腳無法活動(2)、語言障礙(2)等。假如掌控人格情緒協調功能的區域受損(即前腦和左側顳葉附近),情緒及性格亦有可能產生變化(2),如變得暴躁或容易動怒。」

 

當中風患者過了急症時期,情況變得穩定時,就會開始檢視自己的身體狀況。「明明今天早上還是好好的,為何現在右邊身不能活動,又失去聽、說能力?面對突如其來的巨變,往往令他們心往下沉、驚慌與焦慮,身心都受到極大的壓力。」他提到,語言表達障礙對病人是一大衝擊:「語言表達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種基本能力,一旦喪失這種習以為常的溝通能力,令他們無法表達自己、抒發心情,非常無助。正如置身莫斯科街頭,當地人用俄語與我交談,我聽不懂,即使用盡肢體語言也不能表達自己所思所想時,那種無助感令人很沮喪。」

 

中風絕非一個人的事,而是整個家庭需要共同面對的考驗。他舉例:「丈夫中風後失去工作能力,太太每天到醫院照料他,無法再如常照顧孩子及打理家務, 帶來沉重經濟負擔之餘,家庭的日常運作也大受影響。太太及孩子看到他身體不適及轉變,自然終日愁眉苦臉、擔憂不已;丈夫不時感懷身世,想起自己及家中慘況,覺得自己成為家庭的負擔,帶來失落、悲傷、無自信、無望感。」加上復康之路漫長而艱辛,往往讓患者心力交瘁,都會引發抑鬱症。

(設計圖片@elements.envato)

藥物+心理支援   助患者走出低谷

根據醫院管理局資料顯示,抑鬱症的主要症狀包括:情緒持續低落、煩躁、對事物失去興趣或動力、負面想法較、飲食習慣突變、自責等(3)。方醫生相信,病人中風後都會患上若干程度的抑鬱症,如何跨過才是關鍵。「他們會經歷『否定期』(即不相信事實、逃避現實)、 『憤怒期』(即經常發脾氣,埋怨上天對自己的不公平),醫生從中觀察其能否慢慢平復心情。過程歷時多久,與個人性格有關。如樂觀的人產生消極思想,大多是一閃而過的,接著就能想出排解方法。相反,悲觀的人則會久久未能釋懷,可能原本只屬輕微中風,但受負面情緒影響,不肯做復康運動,結果半年後仍是原地踏步、自暴自棄,大大拖慢復康進度,同時會破壞家庭關係,甚至造成衝突。」

 

要擺脫抑鬱帶來的負面情緒,可從藥物治療、心理支援著手(4)。方醫生表示:「醫護人員平時會多與病人溝通,留意其有否潛在問題。若發現病人的家屬及親友甚少探訪,已是一個警號,因缺乏支援較易誘發情緒病;接受物理及職業治療時,反應冷淡、表現不積極,已可診斷為抑鬱症。護士及治療師會先作開解,如遇困難,我們才會考慮用藥,以減輕其抑鬱、緊張情緒;情況有好轉時就會慢慢減藥。」

 

家人、親朋好友及社區的支援亦很重要(5)。「中風患者因腦部受損或會帶來多重功能障礙、情緒及性格大變,身邊人應予以體諒及鼓勵,多加陪伴,一起參與復健療程,互相扶持形成推動力,幫助患者提升心理質素、重拾自信,進步得更快。另外,透過慈善組織的義工探訪,可讓患者感到人間有愛,對擺脫負面情緒有正面作用。」

 

持續控制仍存在的風險因素  防復發

復康是漫漫長路,中風患者長期承受壓力,容易造成膽固醇或血壓偏高,增加復發的風險。方醫生提醒,「三高」(高血壓、高血脂及高血糖)有礙血管健康,是中風復發的高危因素。「要持續控制病人仍存在的風險因素,如『三高』患者要定時、定量服藥,不能斷藥,確保血壓、血脂及血糖回復正常水平,以防血管健康狀況轉差;曾患有血管栓塞者,需服用抗血小板藥或薄血藥,預防血管再栓塞。」調整生活及身心狀態是另一要點,包括:吸煙者應戒煙(4, 6);肥胖人士應減重(6),有助預防「三高」(6);適量運動,盡量多站多走少坐(6),將運動融入生活等。

 

他補充,不少研究顯示,長期抑鬱症患者會容易發胖(7),而肥胖正是中風的風險因素之一,值得關注。「抑鬱症會令病人對事物失去興趣、對生活失去動力,不少患者會選擇從進食(如甜食)中刺激大腦分泌安多酚,令自己開心一點。久而久之,在『吃飽就睡、睡飽就吃』且欠缺運動下,越來越肥,變相提高中風的風險。」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MAT-HK-2000417-1.0 (10/2020)

 

參考資料:

 

  1. Draper N, et al. Exercise Physiology: For Health and Sports Performance. 2014.
  2. Mayo Clinic. Available at: 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stroke/symptoms-causes/syc-20350113 (Accessed on 15 Oct 2020).
  3. 醫院管理局。參考自:https://www3.ha.org.hk/CAMcom/channel.aspx?code=main-symptoms(2020年10月15日登入。)
  4. Powers WJ, wt al. Stroke. 2019;50:e344-e418.
  5. Elloker T, et al. African journal of disability. 2018;7:a357.
  6. Stroke Foundation. Available at: https://files.magicapp.org/guideline/f082afbb-92c6-44b7-ad51-05b3fd16e430/published_guideline_4472-8_3.pdf(Accessed on 15 Oct 2020).
  7.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cdc.gov/nchs/data/databriefs/db167.pdf (Accessed on 15 Oct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