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膽固醇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 先天及後天因素皆會影響膽固醇水平

不少人認為膽固醇對身體有害,對它避之則吉。事實上,膽固醇對人體健康極其重要,不過一旦含量過高,會增加罹患心臟病、中風等心血管疾病的風險1,2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Risa Ozaki提醒,高膽固醇的患者一般沒有明顯病徵,市民應建立健康生活習慣,盡量遠離高危因素,並作定期檢查,以便及早發現、接受適切治療。

相關文章:預防高膽固醇,運動戒口有成效?如何被診斷膽固醇超標,藥物有何選擇?

 

不可或缺但不宜過多

膽固醇在人體健康上扮演重要角色。Ozaki醫生說:「膽固醇是維持細胞完整不可缺少的物質,也是製造荷爾蒙(如皮質醇、雄性與雌性荷爾蒙)、維他命D等的元素3,4。」膽固醇是血脂的一種,主要由肝臟製造或從食物中攝取,主要分為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俗稱壞膽固醇)及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俗稱好膽固醇)4。然而,壞膽固醇過高或會引發血管阻塞,導致心腦血管疾病如心臟病、中風等1

診斷高膽固醇主要靠空腹抽血檢查。她解釋:「壞膽固醇過高一般沒有病徵,病人大多患病而不自知,往往出現併發症如心臟病發、中風時才知道因壞膽固醇過高而起5。」由於它容易被忽略,病人應定期接受完整血脂檢查,項目有:總膽固醇、壞膽固醇、好膽固醇及三酸甘油脂,用以評估心血管疾病的風險。「研究指出,壞膽固醇指數愈高,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愈高2。 」

如何定義理想的壞膽固醇水平?根據歐洲心臟病學會(ESC)2019年的指引,其取決於個人的心血管疾病風險。低風險患者應維持在3.0mmol/L以下;中度風險患者應低於2.6mmol/L;高風險患者在1.8mmol/L以下;極高風險患者應低於1.4mmol/L2。詳細風險評估可向醫生查詢 。

 

三大高危因素 基因 生活方式 糖尿病/腎病

壞膽固醇過高的成因分為先天及後天,前者是家族遺傳,後者則與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或其他疾病有關2,6。Ozaki醫生表示:「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H)是一種基因異常引起的遺傳性疾病,大部分患者因其低密度脂蛋白受體的功能出現問題,令肝臟難以排走多餘膽固醇,導致壞膽固醇水平較正常人高很多6。若從父母其中一方遺傳帶病基因的,大概每200-250人有一人患上2;若是父母雙方均遺傳帶病基因,病況較嚴重,壞膽固醇水平可高達10 mmol /L以上,約30萬人中才有一名患者,較罕見。這些病人的常見症狀包括眼皮、腳跟踺處出現因脂質沉積而成的黃色瘤6。」而不健康生活方式源於飲食習慣不良、少運動:「運動可提升好膽固醇水平。嗜吃肥膩和煎炸食品,加上運動不足,會令壞膽固醇增加、好膽固醇減少2。」再者,本身患有糖尿病或腎病患者,亦較易有壞膽固醇過高問題2

相關文章:素食者也會膽固醇超標?醫生教你健康飲食秘訣

 

別看輕改變生活模式

雖然八成膽固醇由身體製造4,市民亦不可忽視飲食和運動對膽固醇的影響。Ozaki醫生提到,日常飲食中,飽和脂肪(如肥肉、牛油、棕櫚油、椰子油、全脂芝士、奶油及其製成品、雪糕、忌廉)、氫化油脂及反式脂肪(如植物牛油、煎炸食品、曲奇、蛋糕)會增加壞膽固醇,應避免攝取,並以較健康的多元不飽和脂肪(如魚油)及單元不飽和脂肪(如橄欖油、芥花籽油、牛油果)取代;烹調宜採用蒸、烚煮方法;多吃蔬果、堅果、全穀類食品;減少攝取糖分及鹽分,以達致飲食均衡2,7。配合恆常運動,「每日做30分鐘帶氧運動2,即運動起來會出汗、有點喘,行街、買菜那些不算」,能進一步減少壞膽固醇2。「不要看輕改變生活模式帶來的幫助!研究顯示,單靠控制飲食,60%病人能減輕0.8%體重及減少5至7%壞膽固醇8。」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 Dr. Risa Ozaki

藥物治療方案

若病人改變生活模式後,無法將壞膽固醇水平降至目標水平,就要配合藥物治療。Ozaki醫生説:「先處方一線的他汀類口服藥物,它已應用多年,一般能減少25至55% 壞膽固醇,同時有效減低中風及心臟病發風險2。他汀類口服藥物基本上是安全的,只有少數人服用後會出現肌肉發炎、肝酵素提升2。如出現副作用,醫生會考慮減少劑量。若處方他汀類藥物後,其壞膽固醇水平不達標,醫生便會考慮加入膽固醇吸收抑制劑2。膽固醇吸收抑制劑能減低腸臟對食物膽固醇的吸收,從而降低20至25%壞膽固醇,常見副作用包括腹部不適或腹瀉2,9。由於其效用未及他汀類藥物,故會用作輔助性質。」

除他汀類藥物及膽固醇吸收抑制劑外,近年更有減低膽固醇的生物製劑–PCSK9抑制劑出現,只需每兩或四星期經皮下注射一次,配合他汀類藥物使用,可額外減低多達60% 壞膽固醇,副作用輕微,較常見的副作用是注射部位或會有紅腫熱痛2,可是價錢較口服藥物昂貴。「如病人服用他汀類及膽固醇吸收抑制劑後,膽固醇仍不達標,便需考慮加入PCSK9抑制劑2。尤其是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個案,大多不能單靠他汀類及膽固醇吸收抑制劑降低壞膽固醇至達標,故此PCSK9抑制劑對他們而言,是一個好選擇10。」

她強調,教育病人正確的用藥態度尤其重要。「許多病人存在誤解,擔心藥物有各種嚴重副作用。然而只有遵從醫囑服藥,其壞膽固醇控制至目標水平,才能減低未來發生心血管等嚴重疾病的機率2。」

 

智選優質油脂

過去,醫學界相信「吃下去的膽固醇」與「血液中的膽固醇」之間有關聯;近年有研究顯示,兩者的關聯性已不再這麼絕對,2015年美國農業部(USAD)發表的飲食指南因此取消膽固醇攝取量的設定上限11。Ozaki醫生解釋,近十多二十年的研究均未能證實兩者的關聯性。「研究指出,部分按高膽固醇餐單進食的病人,其壞膽固醇水平並非特别高,看不到『吃下去的膽固醇』與『血液中的膽固醇』有何關聯11。」反而近年美國膳食指南諮詢委員會(DGAC)、美國心臟協會(AHA)及美國心臟病學學院發現病人如依循建議,避免攝取飽和脂肪和反式脂肪,以及選擇含多元不飽和脂肪 (如粟米油、葵花籽油、黃豆油、葡萄籽油 及魚類的脂肪) 及單元不飽和脂肪的食物(如橄欖油、芥花籽油、花生油、牛油果及果仁),其降壞膽固醇效果較減少總膽固醇攝取量的節制飲食更明顯11。「攝取多少膽固醇並不重要,關鍵是挑選優質油脂。」

 

高三酸甘油脂 另一心血管疾病高風險因素

Ozaki醫生補充,三酸甘油脂過高同樣是造成罹患動脈粥狀硬化、心血管疾病、腦中風的高危因素12,13。「一般而言,三酸甘油脂指數高於1.7mmol/L,已屬過高水平 2。研究發現,很多冠心病患者的三酸甘油脂水平都過高14;若病人的三酸甘油脂指數高達6.6mmol/L,出現心肌梗塞的風險較一般人高5倍12。」那麼,降低三酸甘油脂是否能預防心腦血管病?她說:「這當中存在爭議,暫時仍未有研究能充分證明降低三酸甘油脂能減低心腦血管病風險15。」

三酸甘油脂過高是代謝綜合症的高風險致病因素之一,最有效控制三酸甘油脂水平方法是建立健康生活模式12。「包括多做運動、控制體重、減少進食脂肪、甜食及酒類。此外,糖尿病患者如控制血糖欠佳,亦會引起三酸甘油脂過高,所以要嚴控血糖;部分藥物如類固醇、避孕藥等亦會令三酸甘油脂偏高12,宜多加留意。」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MAT-HK-2100428-1.0-08/2021


參考資料:

  1.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Atherosclerosis. https://www.heart.org/en/health-topics/cholesterol/about-cholesterol/atherosclerosis. Accessed July, 2021.
  2. Mach F, et al. Eur Heart J. 2020;41(1):111-188.
  3. Berg JM, Tymoczko JL, Stryer L. Section 26.4. Important Derivatives of Cholesterol Include Bile Salts and Steroid Hormones. In: Biochemistry. 5th Edition. W H Freeman; 2002.
  4. Harvard Health. How it’s made: Cholesterol production in your body. http://www.health.harvard.edu/heart-health/how-its-made-cholesterol-production-in-your-body. Accessed July, 2021.
  5. Mayo Clinic. High cholesterol: Symptoms and causes. 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high-blood-cholesterol/symptoms-causes/syc-20350800. Accessed July, 2021.
  6. Cuchel M, et al. Eur Heart J. 2014;35(32):2146-2157.
  7.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Department of Health. Fat and cholesterol contents of common foods. https://www.chp.gov.hk/files/her/exnnutp036_en.pdf. Accessed July, 2021.
  8. Butowski PF, Winder AF. Eur Heart J. 1998;19:1328-1333.
  9. Nutescu EA, Shapiro NL. Ezetimibe: A Selective Cholesterol Absorption Inhibitor. Pharmacotherapy. 2003;23(11):1463-1474. doi:10.1592/phco.23.14.1463.31942
  10. Pang J, et al. Curr Atheroscler Rep. 2020;22(11).
  11. Carson JAS, et al. Circulation. 2020;141:E39-E53.
  12. Laufs U, et al. Eur Heart J. 2020;41(1):99-109.
  13. Tanne D, et al. Circulation. 2001;104(24):2892-2897.
  14. Reiner Ž. Nat Rev Cardiol. 2017;14(7):401-411.
  15. Miller M, et al. Circulation. 2011;123(20):2292-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