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科專科 伍諾行醫生

心臟病是本港第三號殺手 (1),當中以冠心病最為常見,於2017年共有3,867宗死亡數字(2),即平均每日約有11 人因此病死亡。高血脂是誘發冠心病的一個重要危險因素(3),因此,要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就要由降血脂入手。

 

血脂主要分為膽固醇及三酸甘油兩大類,高血脂人士可以是先天家族遺傳,亦可以是後天因素,例如肥胖、糖尿病、腎病或甲狀腺功能低下等不同原因所引致(4)。其中,膽固醇主要由肝臟製造及從食物吸收,可提供身體能量,製造荷爾蒙,協助攝取油溶性維他命A、D、E、K,對神經系統及皮膚都很重要(5)。心臟科專科伍諾行醫生表示 ,膽固醇一般分為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及壞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好膽固醇負責將壞膽固醇帶回肝臟清除,以減少壞膽固醇在血管內壁積聚(6)。

壞膽固醇引致冠心病

「粥樣斑塊」是身體的一種危險警號,亦是導致冠心病的原兇之一。壞膽固醇高會在血管內壁積聚形成粥樣斑塊(6),伍醫生解釋情況有如堆沙原理,斑塊於血管內壁積聚愈來愈多, 會形成不穩定狀況,粥樣斑塊有機會突然會破損,引發身體作出相應變化,例如在破損位置形成血塊,令原本阻塞的血管變成完全堵塞,導致冠心病(7)。

 

冠心病是冠狀動脈血管狹窄或閉塞,令心臟內的血液供應不足,引致心絞痛、心臟衰竭甚至死亡(8,9)。伍醫生指出,冠心病明顯病徵是心絞痛,尤其心絞痛延至左邊肩膊及下顎,有時亦會大量出汗、暈倒,甚至心臟停頓。部分人沒有任何症狀,需要經過檢查才能發現。所以不時有中年人士猝死的報導,主要原因就是冠心病病人未有及時進行檢查。他提醒大眾如出現心絞痛、氣促、頭暈等徵狀,應盡快進行檢查及求醫。另外,一些危險因素如肥胖、三高(血脂、血壓及糖尿)、有吸煙習慣及家族史等(10),即使沒有病徵,也應及早檢查,留意心臟情況。

 

情況嚴重需「通波仔」或「搭橋」

於心臟檢查時,醫生會為病人進行心電圖、心臟超聲波、踏板運動心電圖或電腦斷層掃描等檢查,以了解心臟情況。伍醫生指出,假若病人的主要心臟血管出現五成堵塞,已屬於患上冠心病,出現七成以上堵塞更可能是嚴重冠心病。若未能用藥物控制,就有需要進行「通波仔」(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術)或「搭橋」手術(血管繞道手術)。

 

很多人都會有疑問,到底選擇「通波仔」或是「搭橋」較好?伍醫生解釋,大部份冠心病病人都適合進行「通波仔」手術,因為手術時候較短,風險較低,病人所需復原時間亦較短(11)。反觀「搭橋」手術需要開胸及全身麻醉,復原時間較長(11)。如果是複雜的心臟血管問題,例如三支病變(三條主要心臟血管出現阻塞)或完全堵塞、血管嚴重鈣化,又或是病人患有糖尿病、腎衰竭或心臟衰弱,才會建議做「搭橋」手術(11-13)。

 

新指引降心血管病風險

降低壞膽固醇針: 傳統口服藥以外的選擇
藥物有助降低壞膽固醇,以往主要使用兩種口服藥,包括他汀類及膽固醇吸收抑制劑,高劑量他汀類藥物平均可降低壞膽固醇水平大約50%或以上;若加上膽固醇吸收抑制劑,則可額外降低壞膽固醇水平約15%(14) 。不過這兩種藥對壞膽固醇水平偏高的病人而言,有時仍較難達到以往目標降幅(14),更遑論現時要求的1.4mmol/L或以下。而且有些病人未能承受高劑量的藥物,會出現肌肉痛及肝酵素過高等副作用;藥物之間亦有牽制作用,對於經常服用多種藥物的長者,亦有可能因此而增加副作用出現的機會(14)。不過近年藥物選擇增多,例如針藥PCSK9抑制劑,常見副作用如注射的地方可能會出現痕癢,或者注射後會有輕微感冒的症狀。而單靠針藥已可以平均降低壞膽固醇水平約60%。若兩種口服藥再配合針劑,最高更可將壞膽固醇水平降低85%(14),所以有助病人達到理想膽固醇水平。

為有效及持續控制壞膽固醇,病人需長期用藥。伍醫生表示,因為口服藥物需每天服用,針劑則是每兩星期或四星期注射一次(14),所以有情況好轉的病人會要求減少用藥,甚至希望只注射針劑而不服口服藥。但根據現有的研究,他不建議病人減藥,以免病情反覆,增加心血管病變風險。另外,坊間有指長時間注射針劑可能會令病人體內產生抗藥物抗體,伍醫生亦坦言暫時未亦沒有數據顯示持續使用藥效會變差(15)。長遠來說可能需要更多的研究去確認長期使用針劑的好處及其安全性。

 

 

健康飲食減低高血脂形成

健康飲食有助減少壞膽固醇吸收,伍醫生建議大眾減少進食肥膩、煎炸食物及內臟;多選擇深海魚、蔬菜及全穀類,同時應選擇芥花籽油或橄欖油等較健康的食油, 以減少飽和脂肪及反式脂肪的吸收,從而減少壞膽固醇增加(14)。他表示,心臟科醫生有時會因應個別情況,轉介某部分高血脂病人見營養師以控制飲食份量,包括每天脂肪攝取量不超過總熱量的30%、反式脂肪不超過1%,飽和脂肪不超過7%(14,16)。他希望病人明白危險因素是日積月累,應從每天生活習慣開始作改變,如果出現病徵時才求醫,一切已經太遲。

This article is supported by Sanofi Hong Kong Limited

MAT-HK-2000146-1.0-09/2020

 

 

參考資料:

 

  1. 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 Number of Deaths by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2001 – 2019 Available at: http://www.chp.gov.hk/en/statistics/data/10/27/380.html Accessed 20 Aug 2020.
  2. HealthyHK, Department of Heal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s. Available at: http://www.healthyhk.gov.hk/phisweb/en/healthy_facts/disease_burden/major_causes_death/coronary_heart_disease Accessed: 20 Aug 2020.
  3. Torpy JM, Burke AE, Glass RM. JAMA. 2009;302(21):2388.
  4. Ibrahim MA, Asuka E, Jialal I. Hypercholesterolemia. [Updated 2020 May 17]. In: StatPearls [Internet].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2020 Jan-. Available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459188/
  5. 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 (NHLBI). High Blood Cholesterol. Available at: http://www.nhlbi.nih.gov/health-topics/high-blood-cholesterol Accessed: 20 Aug 2020.
  6.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HDL (Good), LDL (Bad) Cholesterol and Triglycerides. Available at: http://www.heart.org/en/health-topics/cholesterol/hdl-good-ldl-bad-cholesterol-and-triglycerides#.WMX6YG996Uk. Accessed 20 Aug, 2020.
  7. Ambrose JA, Singh M. F1000Prime Rep. 2015;7:08.
  8. Ramanathan T, Skinner H. Contin Educ Anaesthesia, Crit Care Pain. 2005;5:61-64.
  9. Nabel EG, Braunwald E. N Engl J Med. 2012; 366:54-63
  10. Akhabue E et al. Am J Med Sci. 2014;347:151-158.
  11. Michaels AD, Chatterjee K. Circulation. 2002;106:e187-e190.
  12. McCullough PA. Clin J Am Soc Nephrol. 2007;2(3):611-616.
  13. Neumann F et al. Eur Heart J . 2019;40(2):87-165.
  14. Mach F, Baigent C, Catapano AL, et al. Eur Heart J. 2020;41(1):111-188.
  15. Cicero AFG, Tartagni E, Ertek S. Expert Opin Drug Saf. 2014;13(8):1023-1030
  16. Diet, nutrition and prevention of chronic diseases. Report of a Joint WHO/FAO Expert Consultation. WHO Technical Report 916.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eva 2003.